浙工大一男生过了四天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
2012-08-24 12:54:45 1392
  • 收藏
    浙工大一男生过了四天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

    (2005-06-16 01:17:26)

    昨晚6点钟,虎啸(网名)和爱心公社网站以及青年志愿者协会的水儿、浪人等10人,到浙江省聋儿康复中心与“儿女们”做暑期告别。一跨入教室,满屋子30多个聋儿一拥而上,粘到他们身上,要背、要抱、要亲,每个人身上都“负担”了三四个小朋友,坚持不住都要趴到地上了。

    孩子们拼命争着、叫着,每一个都想把“爸爸妈妈”占为己有。俞晓斌眼尖,冲向虎啸,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不肯放了。晓斌是虎啸双休日带回家的“宝贝儿子”。

     

    惟一的“爱心爸爸”

    “这里的孩子,都在2周岁半到7周岁之间,来自全省各地。”省聋儿康复中心的赵老师说,自1998年起,康复中心就不断地向社会招聘双休日爱心妈妈。“主要是由中年人组成,下岗女工较多。虎啸是惟一的男性,应该叫他爱心爸爸。”赵老师笑了。虎啸是浙工大之江学院英语专业的大四学生,还有两天就要毕业了。他当爹是4月份的事情,之后因为实习工作的需要出国一个月,满打满算,他当了四天的爹。“当初应聘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觉得有能力和责任来做一点有意义的事。”虎啸说。

     

    当爸爸花絮

    家庭作业:春天双休日

    把孩子带回家,老师都会布置家庭作业,为的是配合课堂的康复课程。4月15日,是虎啸第一次把晓斌领回家,家庭作业的题目是“春天”。“公园里,百花开,红花开,白花开;花儿好看我不摘,大家都夸我真乖。”简单的儿歌是聋儿学语言的课程之一,教晓斌念了几遍儿歌后,虎啸带他去运河公园触摸真正的春天。

    运河上不时有货船驶过,晓斌大叫,还要爬到围墙上看。虎啸趁机告诉他,这是“chuán”、“qiáo”,还有“héshuǐ”。晓斌认真地听,半天不做声,虎啸不断地重复,晓斌才胆怯地跟着开了口,“进步就是这么开始的。”虎啸挺高兴。

    玩得兴起,晓斌一脚踢翻了公园里一只大垃圾桶,桶倒了,垃圾出来了,满地的甘蔗渣、荔枝壳。晓斌看到虎啸的脸色,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站着不动。

    “我大声又缓慢地告诉他,这是不对的,去把垃圾捡起来,用手。”虎啸说。可是晓斌好像没听懂。言传不如身教,最后虎啸手把手地,教他一起扶起垃圾桶,引导他把地上的垃圾一点点捡回去。然后很认真地看着他打着手势说,“以后也要这么做。”

    今生第一次给“儿子”擦屁股

    玩回家后,虎啸给孩子洗脸,谁知晓斌竟然哭了。“好大滴的泪。看他捂着肚子,以为是肚子痛。问他,他又不说话,也不做手势,急死我了。后来我猜,是不是孩子要上厕所了。”

    虎啸忙不迭地帮他脱下裤子,搬了小凳子,让晓斌蹲到马桶上。看看差不多了,就递给他张纸,结果发现晓斌坐在那儿半天不动。

    于是虎啸决定做天下所有母亲都做过的事——给孩子擦屁股。没料到给晓斌穿裤子的时候,他竟然一声不吭地又蹲下去了,原来没拉完……完了,再擦屁股,再穿裤子,又蹲下去了……完了又擦。“一共擦了三次小屁股!”虎啸笑得不行,“给聋哑儿当妈妈可真不容易。”

     

    “爱心妈妈太少了”

    昨天,在教室的角落里,虎啸亲热地看着一个月没见的“宝贝儿子”。他指着腕上的手表,盯着晓斌的眼睛问:“晓斌,几点了?”“一点!”晓斌的单眼皮眨巴了几下,用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。

    虎啸转头对记者说,和聋儿交流也是非常有技巧的,首先要大声地叫他们的名字,让他们的眼睛看着你,确保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,然后再和他说话,要慢,一字一字说,让他听清,可以从简单句开始,比如“这是花”、“小心”、“关门”,同时还要手势配合。“这都是当爱心妈妈必须掌握的。”看着教室里的爱心妈妈们和孩子打成一片,虎啸却叹了口气:“爱心妈妈太少了。”他说,这些孩子很少有机会接触外界,接触社会上的人,外面的一切都是新鲜的,而这些又是他们康复中很重要的环境。“爱心妈妈除了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,最重要的是要教会他们如何做人,责任重于泰山,如果有更多的爱心妈妈就好了。”虎啸一字一顿地告诉记者。“你做一点,我做一点,世界就会好一点。”虎啸说,这一直是爱心公社所提倡的。

    (记者葛辉 都市快报)

    © 2003-2020 爱心公社公益网站版权所有    备案:浙ICP备05028009号-1    技术维护:浙江微圈互联